秃羊屠僧破

一个没器材,没时间,没技术,却想着拍风光的键盘摄影师

腿毛哥:

        长安城是天下的首善、人间的天堂。这的人走路,按朱夫子的说法,迈左脚是阳,迈右脚是阴,阴阳生克,就是世界的本原,按照西方数学家的说法,伸左脚是零,动右脚是一,再伸左脚就是十,再动右脚就是十一。

        长安城是渭河的要津、中原的形胜,是四方的翘楚。当时的长安城,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走在马路上,可以看见有人骑着蒙古的矮马、西藏的牦牛、长白山的梅花鹿或者非洲的鸵鸟招摇过市;能听见北京人说×你妈、四川人说龟儿子、浙江人说娘西屁、广东人说丢老母,还有英国人说F U C K Y O U;能闻见波斯的羊骚、印度的狐臭,还有爪哇的香港脚。长安城的商店里,摆满了从世界各地运来的的奇货异物,既有西洋的自鸣钟,也有国产的报时仪;既有东瀛扶桑和高丽国来的新式自动车,也有成都人按照传统工艺制造的木牛流马;天竺国经过精心策划,刚刚把新产品"印度神油"引入了长安市场,山东的名将推出了他的家传秘方和印度产品大打广告战。当时的人们都说,这就是国际化。 ”

         在长安城里我能找的难得没人的街心公园,找到哼着小曲大步流星的小大爷。如果是黑白胶卷,这注定是一张优秀的光影。但是尾随老大爷毕竟听上去不是件光彩的事,听上去感觉和尾行差不多,所以在老大爷发现我之后,问我要干嘛,我笑了笑保持了沉默。其实我本想向他解释我仅仅是一个喜欢拿胶卷相机纪实街拍的自由文艺工作者,我想向他介绍我的名字腿毛哥,我的文章和照片,但是我又欲言又止,一紧张蹦跶出几个英语单词"暗牧服朗姆马该"...小大爷看着我嘟囔了一句“你个瓜怂”,摇摇头走了......


        其实在我周围,像我这种性格人特多——在公众场合什么都不说,到了私下里却妙语连珠,换言之,对信得过的人什么都说,对信不过的人什么都不说。


        我喜欢长安城,那是一座古都,有很多人文题材。据史书记载,长安城里有成千上万条街道,这些街道全都用棱角分明的青石板铺成,用灰泥抹缝,纵横交错的街道全都横平竖直,这样在长安城里行走,就可以永远找到思圆行方的感觉,所以长安城里的人,就都是坦荡的君子,行走在长安城里,就能够上知天命,下达人情。外国人到了长安,就会忘了故国;外地人到了长安,就会忘了故乡;长安人在长安住,就不必知道还有天下。


        所以我很喜欢拿相机去,可矛盾的是我又怕别人说我尾行,然后还说我“你个瓜怂”。其实矛盾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说过在这个国家,太有思想不是好事,但是我又不能没思想,不然我会不认识我自己;我想说话表达我有思想,但我又怕露怯;我怕露怯所以我选择了沉默,别人又认为我是个哑巴没有思想。 “于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微信公众号:圖說軌跡 

评论(3)
热度(6)
  1. 秃羊屠僧破腿毛哥 转载了此图片
©秃羊屠僧破 | Powered by LOFTER